real_皎天才

两天看完了美恐第一季

Evan  Peters 在我心里已经是个非常美好的男孩子了

Tate无疑是一个很可恶的人 但是他望着Violet的时候的眼神真的太戳我了

记忆最深刻的地方就是Tate和Violet第一次做完之后 Tate握着Violet的手 然后他突然抬起头 用一种带着怜惜 温柔 心疼 一点点内疚 和饱含深深爱意的眼神看向Violet 然后轻声问她疼不疼

“Violet 在遇到你之前,我从未为谁心动过。”

Tate撒过很多谎,做下的泼天恶事足以下一百次十八层地狱。

但我相信这句话是真的,相信他对Violet的每句告白都是真的。

不论何时何地是何身份,能遇到一个真心赤诚,满心满眼都是你,愿意为你赴汤蹈火做任何事的人,真的是一件太珍贵太珍贵的事了。
我很羡慕Violet,即使他们的爱情注定是悲剧。

"It's okay."
"I'm here."

✨伯贤徽章 白玫瑰与红玫瑰预售啦!
💗满100人开售,非偏远地区包邮哦
💖下单即送:伯贤海报 自制伯贤小卡
🎁宣群第一名:徽章免费送X1 city lights裸专
🎁宣群第二名:city lights裸专
🎁宣群第三名:徽章免费送X1
💝后续会出茶蛋其他成员徽章 欢迎进群蹲本命~
💝更多周边信息请扫进群了解~

一个灿白徽章设计稿
不知道会不会有姐妹想买
感兴趣的姐妹可以加qq610469361

《饕餮与白月光》(十)「黑道大佬灿X白月光白」

-

自从边伯贤答应下来补课的事后,周菲菲就不拿自己当外人了,从周一到周日全周无休,回朴灿烈家比回自己家都勤。

离期末考还有一个礼拜,周六下午。

又是一轮惨绝人寰的题海战术,边伯贤心里很准,清楚哪些题型哪些知识点是朴灿烈的死穴,就抓着不放让朴灿烈死抠。

战术很有效,可同时也非常痛苦,朴灿烈目光沉郁的从卷子堆里抬起头,一伸手竟然从头上拽下一把头发来。

朴灿烈望着手里那把头发,隐隐约约感受到了秃顶从中年提前到青年的危机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
“也不早了,都饿了吧,要不定个外卖吧。”

吴世勋早就饿的双眼放绿光,却因有上次开门事件的教训不敢随意开腔,此时此刻朴灿烈这句话落在他耳中犹如天籁“好啊好啊!定炸了个X家的炸鸡行不行,我知道他家有个口味特别好吃!”

朴灿烈掏出手机,刚要去问边伯贤吃什么,就听见周菲菲头也没抬的说“茶蛋家爆肚,不要辣。”

朴灿烈“……”

你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!

然后他低下头,在茶蛋家爆肚备注栏上写到:变态辣!!!

晚上洗漱完毕,边伯贤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卷发趴在窗台上一遍又一遍的熟悉演讲词。

窗外正对着一条小路,一辆小轿车开着车灯从楼下驶过,边伯贤被照的微微侧开脸,突然听见耳边“咔嚓”一声。

边伯贤无奈的看着与自己一窗之隔,同样露了半个身子在外面的朴灿烈“你干嘛呢。”

偷拍被抓的朴灿烈心理素质向来过硬,不慌不忙的回道“我看看风景,屋里闷。”

忙里偷闲还得空低头看了眼手机,嗯,画面清晰,角度完美,连睫毛都根根可见。

朴灿烈将那张照片设置成锁屏,满意的收起手机“你这是背演讲稿呢?”

边伯贤随手翻了翻那两页纸“是啊,考试完事儿之后就要比赛了。”

“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起过。”

“不想提。”边伯贤泄了气,把下巴埋进胳膊里委顿在窗边,末了又小声补充了一句“不想去。”

朴灿烈看着在窗边缩成小小一团的边伯贤,没忍住伸出手越过墙壁摸了摸他的头发,连混不吝的语气都放柔了“怎么了,稿子不好背?”

“那倒也不是。”边伯贤叹了口气“我不是很擅长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,入学考试我不是全年级第一来着,校长想让我代表新生发言,我好不容易才给拒了。不成想又来一个演讲比赛。”

边伯贤双眼放空的望着楼下的路灯,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“班主任比校长都难搞定啊。”

“这事儿,你能躲一回,总不能躲一辈子吧。”朴灿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“你想啊,你成绩这么好,脑子又好用,干什么都行,那就是个得抛头露面的命。”

边伯贤沮丧皱着眉头,破罐子破摔似的抱怨“我就是不行啊。”

“嗨,人哪有一生下来就什么都会的,得练啊。”朴灿烈又十分顺手的一下一下摸着他的头发“行了,你别愁了,我有办法。你先好好考试,等考完试,我一准儿帮你克服这个问题。”

“你有办法?”边伯贤并不十分信任的抬了抬头看他。

“我说有就有,开玩笑,还有我干不成的事儿。“朴灿烈在他后脑勺上轻轻拍了一下”快点进屋,你这头发还湿着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时隔多日的突然更新

希望大家不要杀我

我发4

我保证

放暑假了一定更文

!!!!!!


《不辞万里》青春校园短篇微虐HE 文/橘灿

02.

朴灿烈是在高一那年来到这个镇上的。

那时候镇上正在停电,傍晚的天空晕染成绚烂的玫瑰色,千丝万缕的紫和红笼罩着整个暗下来的小镇。

边伯贤在这样的暮色里开了门,就在那一瞬间,千家万户的灯光顺次燃起,霎时间整个世界灯火通明。朴灿烈的桃花眼里映出一片明晃晃的灯光,睫毛长的仿佛鸦羽。

“哎——来电了,想跟你们家借蜡烛的。”朴灿烈笑着指了指边伯贤家的对门“我叫朴灿烈,刚搬来,和我爷爷一起住,你应该认识我爷爷的。”

然后他伸出手,十分郑重的和边伯贤握了一下。

小镇的清晨始于五点钟从东方升起的鸭蛋黄似的朝阳,和晕染开的瑰丽朝霞。

店铺的铁质卷帘门哗啦啦掀开,人群熙熙攘攘,母亲在厨房起锅烧油,新鲜嫩绿的蔬菜下锅时噼里啪啦的爆起油花,自行车悠悠的行驶,挨家挨户送报纸牛奶,车铃声叮当叮当。

朴灿烈起的很早,边伯贤站在窗口刷牙时看见他晨跑归来的身影,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装,和一双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运动球鞋,晨风吹起时柔软的栗色卷发在阳光下舒展起落,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。

“喂,伯贤!”他站在边伯贤家窗下大喊。

“什么?”还含着一口牙膏泡沫的边伯贤手忙脚乱的打开窗。

“我说——一会一起走,一起去上学!”

两个人搭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去市中心的学校上学,朴灿烈刚刚转来,托家里人找了点关系进了边伯贤所在的班级。

朴灿烈拿着书包在边伯贤身边坐下时,凑到他耳边笑着说“还是坐在你身边安心。”

边伯贤清楚他想表达的是坐在“熟人”身边安心,心里却还是真真实实的漏跳了一拍。

早上晨读,朴灿烈把书立在桌子上,在读书声的掩饰下大声唱歌,边伯贤好笑的向他投去目光。朴灿烈转头迎上时微微一愣,随即笑嘻嘻的凑过去,问他要不要点歌。

朴灿烈非常自来熟,长得好看,打得一手好篮球,还会弹吉他。因此转来没多久,他不仅迅速和班里人打成一片,甚至在整个学校都小有名气。

隔三差五,就会有女生拿着情书和小礼物来拜托边伯贤“能不能帮我转交给朴灿烈。”

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,边伯贤拿着那封情书在厕所里站了很久,最终将它连带着那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一起扔进了垃圾桶。

“喂,伯贤,中午吃什么。”刚打完球回来的朴灿烈单手勾着边伯贤的肩膀,像小狗一样甩了甩头发,溅了边伯贤一脸汗水。

“哎,甩在我脸上了——”

“抱歉抱歉。”朴灿烈咧嘴笑着,伸出手在边伯贤脸上擦了几把。

朴灿烈的掌心很烫,擦过的地方都不受控制的烧了起来,他不自然的别开头,挥开朴灿烈的手“你手上也是汗啊。”

“没有吧。”朴灿烈嘟嘟囔囔的把掌心放在球服上擦了两下“我洗过了。”

不远处一群女生簇拥着一个女孩走了过来,那女孩乖而文静,一头长发细软黑,阳光下浮动一层薄光,看上去像匹乌黑的绸缎。

“说呀——”

“你快点说啊——”

在周围女孩子窃窃的起哄声中,那女孩涨红了脸,飞快的塞给朴灿烈一封信“我……我晚上在教学楼后面等你。”

那女孩转身逃似的跑了,女生们也一哄而散。

朴灿烈捏着那封薄薄的信,不知所措的看看边伯贤,又抓了抓头发“这什么啊。”

边伯贤紧紧抿着唇,突然将脖子上搭着的那条胳膊一甩,退后两步拉开了距离“不知道,你看看不就得了。”

“你干嘛啊,怎么了。”朴灿烈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,桃花眼瞪的老大,满脸疑惑的看着他。

边伯贤也说不上是哪来的无名火,心里头火烧火燎的难受。他语气生硬的吓人“没怎么,我先回教室了。”

“你不吃饭啦。”

边伯贤头也没回。

最近为了哥哥们的专辑拼命作图赚钱中
接了非常多单子 整理的时候自己都惊呆了
所以文章耽搁了很久 真的万分抱歉
另外到现在都没取关的小天使都是真爱呜呜呜呜